在罪恶尚未进入世界之前,亚当能享有与造物主直接的交往;可是,自从人类因犯罪而与上帝隔绝之後,他们就失去了这种无上的权利。虽然如此,借着救赎计划已经开辟了一条途径,使地上的人仍能与上天取得联络。上帝借着他的灵与人交往,并借着启示他所拣选之仆人将神圣的光分赐与世人。“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彼後1:21)

    在人类历史的起初两千五百年间,并没有写成的启示。那些曾受上帝训诲的人用口授的方法教训人,父子相传,一代一代的流传下来。至於写成书卷的经典,则始自摩西的时代。那时已将灵感的启示汇订成册。这工作一直延续了一千六百年之久,--律法书的作者摩西起,直到写福音中最崇高之真理的约翰为止。

    《圣经》自述乃上帝所著,然而却是借人手写成的;而各卷中不同的笔调,也表现了作者的不同性格。《圣经》中的真理固然“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提後3:16)但却是用人的言语表达出来。那位无穷者曾借着他的圣灵,光照他众仆人的心思意念。他曾使他们看见异象和异梦,表号和象征;得到真理之启示,然後用人的话语将这些意念具体的表达出来。

    十条诫命是上帝亲口颂布,亲手书写的;完全是神的作品,而并非人的作品。可是《圣经》全书乃是用人的话语表达上帝所赐的真理,这就显明了神与人的联合。这一联合也存在那位既是上帝的儿子,同时也是“人子”基督的性格上。这样,“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 这一句话,在基督固然是真实的,在《圣经》也是如此。

   写作《圣经》的人既生存於不同的时代,他们的身份职业既不相同,而智力和属灵的天赋也各异,所以《圣经》各卷的文体有着很大的区别,而所彰显主题的性质也各有不同。这些不同的作者因用了不同的语气;故往往对於同一的真理,一个人比较另一个人表达的更为明显。所以一个题目经过几个作者从不同的角度和关系上去发挥,对於一般肤浅,不求甚解,或有成见的读者,或许会显着有自相矛盾之处;但一个审慎,敬畏上帝,而有清晰眼光的读者,却能看出其中基本上的和谐。

    真理既经不同的作者发挥出来,就可以有多方面的表现。一个作者对於一个题目的某一方面受到较深的印象;他能掌握那与自己经验或理解力和体会力相称的几个要点;另一个人则掌握到另一方面;於是每一个人都在圣灵的引导之下,将自己心中所受到的最深刻的印象写出来,各人对真理写出不同的一方面,而全部却呈现着完全的和谐。这样,显示的许多真理都能联合成为一个完整的系统,并能适合於处境和经验不同之人们的需要。

    上帝乐意借着人为媒介,将他的真理传给世人;他也亲自借着他的圣灵,使人有资格和能力来担任这一工作。他引导人的思想选择所当说的和所当写的。真理的财宝虽是放在瓦器里,但它毕竟是从天上来的;所作的见证虽然是用世人不完全的语言表达出来,但它总是上帝的见证;而且上帝每一个顺命有信心的儿女,都可以在其中看出神圣能力的光荣,满有恩典和真理。

    上帝已经在他的圣言中,将有关救恩必需的知识交付与人。人应当接受《圣经》为具有权威而毫无错误之上帝旨意的启示。它是品格的标准,真道的启示者,和经验的试金石。因为“《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於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後3:16-17)

   上帝虽已借着《圣经》将他的旨意启示给人,但这并不是说圣灵的继续同在与引导不再需要了。反之,我们的救主还应许赐下圣灵向他的仆人解释《圣经》,启发并应用《圣经》中的教训。再者,《圣经》既是上帝的灵所默示的,则圣灵的教训就绝不至於与《圣经》的教训相抵触。

    圣灵的赐予,绝不是--而且永不会--取《圣经》而代之的;因为《圣经》明说上帝的圣言乃是测验一切教训与经验的标准。使徒约翰说:“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於上帝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壹4:1) 以赛亚说:“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 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8:20)

    现在有一等人说自己有圣灵的光照,就认为自己不再需要《圣经》的指示,这一等人的错误使圣灵的工作受到极大的侮辱。他们以为自己意念中的幻想就是上帝对他们心灵所讲的话。其实这控制他们的并不是上帝的灵。这种顺着自己观感而忽略《圣经》风气,只能产生混乱,欺骗,和败坏。它只能促进那恶者的计谋。圣灵的工作对基督的教会既是极关重要的,所以撒但想利用极端主义者和狂热派来藐视圣灵的工作,并使上帝的百姓忽略我们主所亲自赐下的能力来源。

    根据上帝的话,他的灵要在传福音的时期中自始至终继续不断的工作。即使在新旧约《圣经》的著作期间,圣灵在启示《圣经》的工作之外,也未曾停止将真理的亮光启示给其他个人。《圣经》本身也记载借着圣灵如何警告,责备、劝戒,并教导人一些与著作《圣经》无关的事。并且提到某几个时代的先知,没有将他们所讲的话记录下来。照样,在全部《圣经》写成之後,圣灵还要继续工作,光照,忠告,并安慰上帝的儿女。

    耶稣曾应许门徒说:“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他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14:26;16: 13)《圣经》明说,这些应许决不是限於使徒时代的,乃是要延展到各时代的基督教会。救主向跟从他的人保证,说:“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20) 而且保罗也说过,圣灵在教会中的恩赐和显现,乃是“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於一,认识上帝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4:12-13)

    保罗曾为以弗所的信徒祈祷说:“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上帝,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他;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并知道他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弗1:17 -19) 保罗为以弗所教会所求的,乃是上帝圣灵的恩赐,为要光照他们的悟性,并向他们的心思启明上帝圣言的奥秘。

    圣灵在五旬节作奇妙的显现之後,彼得就劝告众人要悔改,奉基督的名受洗,使他们的罪得赦;并说:你们“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上帝所召来的。”(徒2:28-39)

    主曾借着先知约珥应许紧接着上帝大日景象的出现,必有他圣灵的特别显现。(见珥2:28) 这个预言在五旬节圣灵沛降时已得到初步的应验;可是这应许充分的实现乃是要在福音的工作结束,上帝的恩典最後彰显之时。

    善与恶之间的大战,将要愈演愈烈,直到末日。在每一个时代,撒但的怒气不住的向基督的教会发作;所以上帝将恩典和圣灵赐给他的百姓,坚固他们,使他们有力量抵抗那恶者的势力。在基督的使徒们奉命往普天下传福音、并将这福音为後代之人写成书卷时,他们曾经得蒙圣灵特别的光照。但当教会临近她最後蒙拯救的日子,撒但要尽更大的力量作工。他“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的下到你们那里去了。”(启12:12) 他要“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帖後2:9) 那曾经一度在上帝众天使之中居最高地位的主谋者,竭其全力进行欺骗和毁坏的工作已经有六千年之久了。他要用历代以来修炼的技巧和诡诈,以及所养成的极端的残酷,於最後的大战争中,全部使用在上帝的子民身上。正在临到危险的时候,跟从基督的人要向全世界传出救主复临的警告,预备一班人在他降临的时候得以“没有玷污,无可指摘”(彼後3:14) 地站立在他面前。今日我们对上帝的恩典和能力所需要的补给,并不比使徒时代教会所需要的还少。

    本书蒙圣灵的光照,记述了善与恶之间长期战争的种种情景,即生命之君,我们救恩的创始者基督,与那邪恶之君,罪恶的创始者,就是第一个违犯上帝律法的撒但之间历代的大战争。撒但对基督的仇恨,一向是在对跟从他的人身上表现出来。在已往的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出撒但是一贯地恨恶上帝律法的原则,一贯的采用欺骗政策,给邪道披上真理的外衣,拿人的律法来代替上帝的诫命;令人敬拜受造之物,而不敬拜那创造万物的主。撒但曾竭力对上帝的品格进行诬蔑,令人对造物主怀着错误的观念,以至不但不敬爱他,反而惧怕并且恨恶他;撒但又不住的力图废除上帝的律法,令人以为自己已不受它条款的限制;同时,凡是胆敢抗拒他诱惑的人,他就加以迫害。以上种种情况都可以在众先

祖,先知,使徒,殉道者,和宗教改革家的历史上看出来。

    在最後的大战争中,撒但所要使用的策略,所要表现的精神,和他所要达到的目的,与先前的各世代一样。所以历史必要重演,不过那未来的争战异常剧烈,是世界上从来没有见过的。撒但的欺骗要更加狡猾,他进袭的意志将更加坚决。倘若可行的话,他要把选民都迷惑了。(见可13:22)

    上帝的灵即将《圣经》中的伟大真理向我指明,并将过去和未来的种种景象显给我看,就吩咐我将启示我的事告诉众人,要我循着历代善恶战争的史迹,叙述出来,借以显明那即将临近之未来战争的真相。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选了一些教会历史的史事,将这些大事联贯起来,以便说明一些重大而有考验性的真理在不同的时代是怎样逐步发展,怎样传给世人,因而激起撒但和贪爱世俗的教会仇视这些真理,就是由那些“虽至於死,也不爱惜性命”(启12:11)之人的见证保存下来的。

    在这些史实中,我们可以看出未来战争的先兆。根据《圣经》的记载和圣灵的光照,我们可以看穿那恶者的阴谋,并看出凡要在主降临时显为“没有瑕疵的”人所必须避免的危险。

    过去标明教会改革进展的大事乃是前代的史实,是为一班改正教人士所公认的;也是没有人能反驳的事实。本书限於篇幅,只得将历史作简略的叙述,将所有的事实尽量简缩,凡观览所需,以不妨碍正确了解为原则。时或遇有史家已将一些事迹作简短概括的叙述,足供读者对其题目得到正确的概念;或有作者已将某些细节作了合适的总括,我就引用了他们的话; 可是在所节录的话中,有一些并没有注明来源,因为我引用的话,并不是我作权威性的根据,只是因为这些话能有力地表达某一点意思。在叙述现时代进行宗教改革者的经历和见解时,我照样引用了他们出版的作品。

    本书无意发表多少有关以前战争的新道理,乃是要从历史中找出一些直接关系那将要临到之大事的事实和原理。可是, 我们既把过去的历史看为光明与黑暗全部战争史中的一个阶段,就能在这些史实上看得出新的意义来;借此也可以把未来的事看得更清楚,并为一些象过去改革家一样蒙召遇着丧失地上一切利益的危险,去“为上帝的道,且为耶稣作见证”的人照亮前程。

    本书的内容旨在叙述真理与邪道之间大战争的经过,暴露撒但的诡计,并提供抵挡他的有效方法;对罪恶存在的大问题予以充分的解答,说明罪恶的起源和罪恶的最後处理,以便完全显出上帝在对待受造之物所用的一切公正和慈爱的方法;证明上帝律法的圣洁和不能改变的本质。作者恳切祈求上帝,使读者诸君因本书的影响,能脱离黑暗的权势,“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西1:12) 愿颂赞归於那爱我们并为我们舍己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