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Up ] The Controversy ] Online Books ] Study the Word! ] GOD's Health Laws ] Religious Liberty ] Links ]

 

目录 前页 后页

 

 

第三十七章    我们唯一的保障

 

  “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8:20) 上帝的子民应当以《圣经》作为自己的保障,借以抵挡假教师的势力和黑暗之灵的迷惑。撒但总要千方百计地不让人得到《圣经》的知识;因为《圣经》的明白启示完全揭露了他的欺骗。每当上帝的工作复兴时,魔王就要加紧活动;他现今正在竭尽全力与基督和他的信徒作最后的决斗。最后的大骗局快要在我们面前展开了。那敌基督者将要在我们眼前施行他奇异的作为。他的赝造品将要与真的事物极为相似,以至若非借用《圣经》,便无法辨明真伪。人必须以《圣经》的训诲为标准,去试验每一个学说和每一件奇事。

 

  凡尽力要遵守上帝全部诫命的人将要受到世人的反对和嘲笑。他们只有靠着上帝,才能站立得住。为要忍受当前的试炼起见,他们必须明白《圣经》中所启示的上帝的旨意;他们必须先对上帝的品德,政权,和旨意有正确的认识,并在行为上与之配合一致,然后才能知道如何尊敬他。惟有那些以《圣经》的真理来巩固自己心灵的人,才能在最后的大斗争中站立得住。每一个人都要受到这种严重的考验:我们是否要顺从上帝不顺从人呢?作决定的严肃时辰即将来到。试问,我们的脚是否立在上帝永不变更之真道的磐石上呢?我们是否准备在“上帝诫命和耶稣真道”的防线上坚立不移呢?

 

   救主在被钉十字架之前,曾向门徒说明他要被人置于死地,并要从坟墓里复活;当时有天使把这些话铭刻在他们的心中。但那时门徒正在希望挣脱罗马帝国的铁轭,所以他们对于自己一切希望所寄托的主将要受可耻之死的这个思想,颇难容受。因此他们把所应当牢记的话置于脑后;及至考验一到时,他们都没有准备。基督的死使他们的希望全归幻灭,好象是基督事先没有警告过他们一样。照样,先知的预言已经把未来的事明明白白地展开在我们面前,正如昔日基督的话向门徒展开一样。一切有关恩典时期结束的种种大事,以及应付大灾难时期的预备工作,主都已向我们清楚地揭明了。但有许多人根本不明白这些重要的真理,好象《圣经》没有把它启示给人一样。撒但准备随时消灭一切足以使人有得救智慧的印象,以至大艰难的时期来到的时候,他们还没有作好准备。

 

  上帝所传给世人的警告既是那么重要,甚至用飞在空中的圣天使来形容传扬这警告的工作,因此他要每一个赋有理智的人注意这个信息。那要临到拜兽和兽像之人的可怕刑罚(见启14:9-11) 应当使人人都殷勤研究预言,为要明白兽的印记是什么,并知道如何才能避免接受这个印记。可惜大多数的人对于真理置若罔闻,反而偏向邪说神话。使徒保罗展望到末日的情形说:“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提后4:3) 那个时候现在已经到了。现今大多数的人不欢迎《圣经》的真理,因为它干涉到他们爱好罪恶和贪爱世俗的私欲; 于是撒但便要将他们所喜爱的欺骗提供给他们。

 

  但是上帝必要有一等人在世上维护《圣经》,并专以《圣经》为一切教义的标准和一切改革的基础。学者的见解,科学家的推理,宗教会议的信条或议案,以及多数人的意见,--这一切都不应该作为证据,来确定或反对任何一项宗教的信仰,何况宗派繁多,而各派所议定的教义更是五花八门呢。在接受任何道理或教训之前,我们应当查问明白,它是否以“耶和华如此说”为根据。

 

  撒但经常设法使人的注意力转离上帝,而去注意人。他叫人仰望主教,牧师,和神学教授们,作为他们的向导,而不愿亲自查考《圣经》来明白自己的本分,这样,撒但就能借着管理这些领袖的思想,去影响广大群众随从他的意旨。

 

  在基督降世传讲生命之道的时候,一般民众都很欢喜听他讲道;而且连许多祭司和官长也相信了他。但祭司中的领袖和国内的首脑人物,却决意要制裁并弃绝他的教训。他们设法寻找他的把柄,虽然已经计穷力竭,他们自己虽然也感觉到他的话里有上帝权能的力量和智慧,但他们依然固执偏见,拒绝那证明他为弥赛亚的最明显的凭据,惟恐自己也不得不作他的门徒。这些反对耶稣的人乃是百姓从幼年就习惯尊敬的,他们的权威是百姓素来所绝对服从的。因此百姓彼此相问说:“我们的官长和文士怎样不信耶稣呢?倘若他真是基督,这些敬虔的人岂不一定要接纳他么?”这些教师们的感化力终于使犹太全国拒绝他们的救赎主。

 

  那鼓动祭司和官长们的精神,现今还是许多自夸敬虔之人所表现的精神。他们不肯查考《圣经》中有关现代特别真理的教训。他们只仗着自己人多,钱多,声望高,便轻看那些提倡真理的人,认为他们人少,钱少,没有声望,而他们的信仰又与群众脱节。

 

  基督早已看到法利赛人和文士们那种僭越专权的作风,就是到了犹太人分散之后,还是不会消灭的。他的先见之明早已看到这种高举人的权柄来辖制良心的作风,必将如何使历代的教会受到非常悲惨的祸害。他对于文士和法利赛人所发的可怕斥责,和他警告百姓不要随从这些盲目的领袖的话,都记在经中作为后世的警戒。

 

  罗马教会把解释《圣经》的权利保留在神父手中。他们主张只有神父有资格去讲解《圣经》,所以不准一般平民阅读。虽然宗教改革运动已经把《圣经》提供给众人,但罗马教所主张的同一个原则还是影响了许多基督教徒,使他们不去自行查考《圣经》。他们所受的教训叫他们根据教会的解释去相信《圣经》;所以有千万人对于《圣经》中的教训,无论是多么清楚明显,只因与自己的信条不合,或与教会素常所守的教训不同,他们就不敢接受。

 

  《圣经》虽然充满了劝人谨防假师傅的警告,但许多人还是把自己的灵性完全交给传道人去看守。今日有成千上万自称为信道的人对于自己所信的道理提不出任何理由,只说这是他们的宗教领袖所教导他们遵守的。他们对于救主的教训毫不注意,但对于传道人的话却诚心的信服。难道传道人是绝无错误的么?若非上帝的《圣经》证明他们真是传讲真光的人,我们怎可把自己的灵性随便交给他们去引领呢?有许多人因为缺少见义勇为的毅力,不敢偏离众人所循行的老路,因此就跟从了一些有学问之人的脚步;又因为他们懒得自行查考《圣经》,所以便被异端的锁链牢牢地捆住了。他们明明看到《圣经》所启示的合乎现时代的真理,他们也感受到在宣扬这真理所发挥的圣灵的能力;然而他们还是听从自己传道人反对的意见,而转离了真光。他们的理性和良心虽然认定那道理是真实的,但他们既受了迷惑,就不敢有什么与自己传道人意见不同的思想;他们自己的判断力和永久命运,都因别人的不信,骄傲和固执而断送掉了。

 

  撒但用许多方法借着人的感化力去捆绑他的俘虏。有许多人因为与一些基督十字架的仇敌发生密切的关系,撒但就借此笼络他们。这种关系各有不同;或父母,或子女,或夫妻,或社交等等,但其结果却是一样的;真理的敌人既尽力设法辖制人的信仰,那些受他们影响的人就没有充分的毅力,独立的精神,去依照自己所认定的责任行事。

 

  上帝的真理和他的荣耀是分不开的;我们既有《圣经》在自己的掌握中,就不能再用错误的意见来荣耀上帝了。有许多人说,只要人的生活端正,他的信仰如何是无关紧要的。殊不知人的生活乃是他的信仰所陶冶的。如果光明和真理是我们所能找到的,而我们却不利用听聆和研究真理的上好权利,我们实际上就是拒绝真理,也就是爱黑暗过于爱光明了。

 

  “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6: 25) 人既有机会可以明白上帝的旨意,就不能以蒙昧无知作为犯罪作恶的借口。譬如一个人出门旅行,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看见那里有一块路牌指明每条道路通到何方。如果他不注意那路牌而走上自己所以为正的路上,纵使他是极其诚心实意地走,但结果总不免要发现自己是走错路了。

 

  上帝已经把他的《圣经》赐给我们,使我们可以熟悉其中的教训,并亲自查明他对我们的要求是什么。从前有律法师来问耶稣说:“我该作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救主便指着《圣经》对他说:“律法上写的是什么?你念的是怎样呢?”无论老少,都不得以蒙昧无知为借口,以求避免干犯上帝律法的刑罚;因为在他们手中的《圣经》详细说明上帝律法的原则和要求。他们存心为善,却是不够的;单照自己所以为是正的,或传道人所说是正的去行,也是不够的。这有关每人自己灵性的得救问题,所以人人必须亲自去查考《圣经》。不管他自己的信念是多么坚强,也不管他怎样确信某一个传道人是明白真理的,这都不能作为他的立足点。他既有一幅指明天国路程的图表;他就不应该凭空臆测了。

 

  每一个有理性的人首要和最高的任务乃是在《圣经》中查明什么是真理,然后行在光中,并鼓励别人去效法他的榜样。我们应当每天殷勤研究《圣经》,仔细揣摩其中的每一个思想,以经文对照经文。靠着上帝的帮助,我们必须自己作出结论,因为人人必须在上帝的台前为自己作交代。

 

  《圣经》中最明显的真理已经被一些有学问的人笼罩在怀疑黑暗之中了。他们自以为大有智慧,便教训人说,《圣经》有一种奥妙而神秘的灵意,是不露在字面上的。这等人乃是假师傅。耶稣曾论到他们说:“你们···不明白《圣经》,也也不晓得上帝的大能。”(可12:24) 《圣经》中的话,除了一些明显是采用表号或比喻之外,都应当按照其明白的意思解释。基督已经应许说:“人若立志遵着他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约7:17) 人们若能按照《圣经》字面上的教训去行,同时,也没有假师傅在旁引诱并混乱他们的思想,那就必能完成一番足以使众天使欢乐的工作,而现今那些还在谬论之黑暗中流浪的人,也必成千成万地归入基督的羊圈了。

 

  我们应当尽一切的智力去研究《圣经》,并在人的悟性所能及的范围之内竭力明白上帝深奥的事;同时也不要忘记,我们必须有孩童般的温良和顺服的心,这就是学者的真精神。《圣经》的难题断不能用解决哲学问题的方法去解释。我们不应当以自恃的心去研究《圣经》,如同很多人研究科学的态度一样;却当存祈祷和依靠上帝的心,并要诚心愿意明白他的旨意。我们应当存一种虚心领教的精神,向那伟大的“自有永有”者求得知识。否则,恶使者就要蒙蔽我们的思想,并使我们的心地刚硬,以至不能领受真理的感应。

 

  《圣经》中有许多章节是有学识的人所认为奥妙莫测或无关紧要的;但对一般在基督门下受过教化的人,这些章节却充满了安慰和教益。许多神学家之所以不能更明白《圣经》,其中一个缘故乃是因为他们故意闭眼不看自己所不愿实行的真理。人对《圣经》的认识,并不全赖乎智力的运用,而是最需要纯正的宗旨,就是热切爱慕正义的心。

 

  无论何时去研究《圣经》,必须先祈祷。只有圣灵能使我们体会到《圣经》中一些容易明白的教训是何等重要,并阻止我们不致曲解《圣经》中深奥难懂的真理。圣天使的职务乃是要预备我们的心去领会上帝的话,以至我们能欣赏其中的优美,领受其中的警告,并因其中的应许而得到鼓舞和力量。我们应当象诗人一样的祈祷说:“求祢开我的眼睛,使我看出祢律法中的奇妙。”(诗119:18) 信徒之所以往往无力抵抗试探,乃是因为他们忽略了祷告和查经,以至在受试探时,不能立时记起上帝的应许,并以《圣经》的武器去应付撒但。但天使要在那些愿意领受上帝教训之人的周围;并要在最紧要的时候使他们想起所需要的真理。这样,当仇敌如同急流的水冲来时,耶和华的灵必要把他驱逐出去。(见赛59:19)

 

  耶稣应许他的门徒说:“但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他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约14:26) 但我们必须先将基督的教训藏在心中,以便在危险的时候圣灵可以帮助我们回想起来。大卫说:“我将祢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祢。”(诗119:11)

 

  凡以自己的永生幸福为宝贵的人,应当谨防怀疑主义的侵入。一切真理的柱石将要受打击。近代无神主义的讥刺,巧辩,以及阴险狡猾而含有毒素的教训真是无孔不入,使人无法避免其影响。撒但能用各种各式的试探去配合各等各色的人。他以戏弄和嘲笑来攻击没有学识的人,而以科学的反驳和哲学的推理来应付受过教育的人,其结果都是一样地叫人不信或轻看《圣经》。现在连一些经验浅薄的青年人也要擅自疑惑基督教的基本原理呢。这等青年的无神主义者虽然见识肤浅,却也有其影响。许多人竟因此而被引诱去藐视自己祖先的信仰,并亵渎恩典的圣灵。(见来10:29) 常见一些前途远大,很可以荣耀上帝并造福同胞的人,后来竟因不信之风变为腐败。凡信赖人的理智所作出的夸大主张,并以为自己很会解释上帝的奥秘,又能不求助于上帝的智慧而明白真理的人,都是撒但罗网中的掠物。

 

  我们现今正处在世界历史最严重的时期。地上亿万人的命运行将永远决定了。我们自己来生的幸福以及别人的得救或灭亡,全在乎我们现在所遵循的途径。我们需要真理之灵的引导。每一个跟随基督的人应当恳切求问说:“主啊,祢要我作什么呢?”我们需要在主面前谦卑,禁食,祈祷,并多多默想他的话,尤其是关乎审判的每一幕情景。我们现今应当在一切有关上帝的事上寻求深刻而活泼的经验,不容稍懈。许多极其重大的事件正在我们的周围发生;我们现今正处在撒但施行魔力蛊惑人心的范围之内。上帝的守望者啊,不可贪睡!仇敌正在旁边埋伏,等待机会;何时你松懈昏迷,他就要一跃而出,把你掳去。

 

  许多人自欺,不明白自己在上帝面前的真情实况。他们因为自己没有作过错事而自命清高,却没有想到自己曾疏忽了上帝所要他们去行的善事。他们单作上帝园中的树木,是不够的。他们必须迎合上帝的希望而结出果子来。他们原可以靠上帝的恩典所加给他们的力量去行许多善事,但他们若在这事上疏忽了,上帝就必追讨他们的罪。在天上的记录册中,他们要被定为白占地土的。然而就是这等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那位存心忍耐,满有怜爱的上帝对于那些轻看他慈悲并滥用他恩典的人,还是劝告说:“你这睡着的人,当醒过来,从死里复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你们要谨慎行事,···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弗5:14-16)

 

  及至试炼的时期来到,凡以《圣经》为自己生活准则的人就必显露出来。在夏天,常绿树和一般的树木之间没有什么显著的区别;但冬季的风霜一到,常绿树没有改变,而其他的树木则叶落枝枯了。照样,一般有名无实的基督徒,现今与真实的基督徒或许难以分明,但他们中间的区别很快就要显明了。何时反对兴起,而宗教偏见再度活跃,以至逼迫重新燃起,那心怀二意假冒为善的人就要动摇起来,而放弃信仰;但真实的基督徒却在站立稳固,坚如磐石,他的信心与希望反要比平安顺利的日子更为坚强,更放光明。

 

  诗人说:“因我思想祢的法度。”“我借着祢的训词,得以明白;所以我恨一切的假道。”(诗119:99,104)

 

  “得智慧得聪明的,这人便为有福。”“他必象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箴3:13,耶17:8)

 

  

目录 前页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