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Up ] The Controversy ] Online Books ] Study the Word! ] GOD's Health Laws ] Religious Liberty ] Links ]

 

目录 前页 后页

 

 

第三十六章    迫近的争斗

 

  自从天上的大争斗最初发动以来,撒但的目的就是要推翻上帝的律法。为了要达到这个目的,他才进行背叛创造主;后来他虽然被逐出天庭,但他还是在地上继续这同一的争战。他所坚持的目的,就是要欺骗世人,以便勾引他们去干犯上帝的律法。无论是要使人把律法完全作废,或是要使人弃绝其中的一条训诫,其结果总是一样的。因为人若干犯“一条”,就是藐视全部律法;故此他的影响和示范所及,都是在引诱别人犯罪无形中也就是“犯了众条。”(雅2:10)

 

  撒但为要设法使人藐视上帝的诫命,竟歪曲颠倒《圣经》的道理,就此在千万自称相信《圣经》之人的信念中搀进了许多错谬。真理与谬道最后的大冲突,无非是那有关上帝律法之长期战争的最后一次决战。现今这一场战争正在发动,就是人的律法与耶和华诫命的战争,也就是《圣经》之信仰与神话遗传之信仰的战争。

 

  那些行将联合起来抵抗真理与公义的种种势力,现今正在积极工作。上帝的圣言,就是那经历了那么多痛苦和流血的牺牲而传给我们的《圣经》,现在不为一般人所重视。《圣经》已经是人人都可以得到的一本书,但只有少数人切实地接受它为人生的指南。不信上帝的风气流行各地,实在惊人,不但在社会上如此,就是在教会里也是如此。有许多人已经否定了那作为基督教信仰柱石的《圣经》要道。受圣灵感动而写作《圣经》的人所提出创造天地的重大事实,以及人类的堕落,罪人得赎和上帝律法的永存不废等等真理,实际上已被多数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加以全部或部分的弃绝了。千万自夸为有智慧并有独立思想的人,认为笃信《圣经》乃是弱者的表现;他们以为若能找出《圣经》的缺点,并用所谓灵意的解释去抹煞其中最重要的真理,借此证明他们才能和学识的卓越。如今有许多传道人教训众人,也有许多教授和教师教训他们的学生说,上帝的律法已经被更改或废除了;至于那些承认律法依旧生效并应认真遵守的人,倒被众人看为是应受嘲笑和蔑视的。

 

  人们弃绝真理,就是弃绝真理的创立者。他们践踏上帝的律法,也就是否定立法者的威权。把异端邪说当作偶像崇拜,正如制造一个石像木偶一样容易。撒但歪曲上帝的品德,借此使人对上帝养成错谬的观念。多数的人拥戴了一个哲学的偶像来代替耶和华;只有少数的人才是真正敬拜那表现在《圣经》中,在基督里和创造之工上的永生上帝。千万的人崇拜自然界,同时却否认自然界的上帝。在今日的基督教界中,拜偶像的事仍旧存在,虽然形式上有所不同,而实际上正如古时以色列人在以利亚时代所行的一样。近代许多称为智慧人,哲学家,诗人,政治家,以及新闻记者所崇拜的神,--与社交场中的士绅,和许多学院,大学甚至于一些神学院中所拜的神,--与从前腓尼基人的太阳神巴力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现在很流行的一种教训声称上帝的律法不再约束世人了; 在基督教界所接受的许多谬论中,没有什么比这种说法更厚颜无耻地打击到上帝的权威,更直接违背理性的要求,或更足以产生毒害的恶果。原来每一个国家都有她的律法,要人民尊重而顺从;也没有什么政府可以没有律法而还能成立;既然如此,天地的创造主焉能没有律法来管理他所创造的生灵呢?如果一些有名望的牧师公然教训人说,那治理本国和保障公民权利的律法不是必须遵守的,--或说那些律法是限制人民自由的,因此我们不应遵守;请问,人们能容忍这样的牧师在台上讲道多久呢?藐视国家的律法尚且如此,何况有人践踏那作为一切政府基础的上帝的律法,其罪岂不更为严重么?

 

   即使国家的律法可以作废,让人民任意行事,宇宙统治者决不废除他的律法,而让世界没有一个制裁罪人或嘉奖义人的标准。我们愿意知道废除上帝的律法必有什么结果么?这种试验已经实行过了。当无神主义在法国得势之后,所演出的惨剧是非常可怕的。这就向世人证明,人若废除上帝所加在人身上的约束,就必须接受最残暴之王的管制。公义的标准一被废弃,就给魔君开了门路,让他在世上建立他的权柄。

 

  哪里弃绝这神圣的诫命,哪里罪就不再显为罪,而义也不再显为可羡慕的了。凡不愿受上帝管理的人是完全不够资格来管理自己的。他们那种毒害的教训,给一些本来不耐约束的儿童和青年灌输了犯上作乱的精神;结果便造成无法无天,荒淫无耻的社会。正当许多人讥诮那些顺从上帝诫命的人是迷信的时候,他们自己却热切地接受了撒但的迷惑。于是他们就放纵情欲,实行那些使邪教徒遭受天谴的种种罪恶。

 

  那些教导人轻看上帝诫命的人,乃是在播散悖逆的种子,所以也必收获悖逆的果子。人只要将上帝的律法所给人的约束完全抛开,则人类自己的律法不久也必置之不顾了。上帝既禁止人犯不诚实的行为,或贪心,说谎,欺骗,人们便认为他的律法阻碍他们昌盛发达,故此加以践踏;但废弃这些诫命的结果却是他们所没有料到的。倘若律法真不再约束人的话,人又何必惧怕犯法呢?结果,人的产业便再无保障,人可以用强权夺取邻舍的财物;而那最强横的人必然要成为最富足的了。生命也不再被人重视了。婚姻的誓约也不再作为维护家庭的神圣保障了。谁有力量,只要他愿意,他便可以用强权把人的妻子夺去。十条诫中的第五第诫命也要与第四条同被抛弃。儿女们为要达到自己败坏的心愿,也不惜悍然杀害父母的性命。这个文明的世界就要变成强盗和凶手的渊薮;而和平,安康与喜乐都要从地上消灭了。

 

  那宣称世人不必顺从上帝律法的谬论已经消弱了道德的义务,并且在全世界打开了犯罪作恶的洪流。犯法,放肆,和腐败的事,象汹涌的潮水向我们冲来。在家庭中,撒但正在工作。即使在一般自称为基督徒之人的家庭中,也有他的旗帜在飘扬着。其中有嫉妒,猜忌,伪善,离间,暗斗,纷争,辜负圣洁的委托和放纵情欲的事。那本应作为社会生活之基础的全部宗教原理和教训,已经变成一堆摇摇欲坠即将毁灭的废物。穷凶恶极的罪犯,在被囚入狱时,往往还领受了各地送来的赠品,好象是他们有了值得羡慕的名声一样。他们的性格和罪状被人广为宣传。各地报纸还披露他们犯罪作恶的详细情形,等于教导别人也去欺骗,劫掠,凶杀;于是撒但便因自己毒计的成功而大大欢喜。现今这样迷恋邪恶,草菅人命,任性纵欲和各等各色黑暗的事惊人地激增了,这应当使一切敬畏上帝的人警觉起来,寻求一种足以阻止罪恶洪流的办法。

 

  法庭腐败。官吏利禄薰心,贪爱宴乐。不节制的生活麻木了许多人的心志,以至撒但几乎完全管辖了他们。执法者颠倒是非,贪脏枉法,擅行欺骗。在司法界中,常见酗酒喧饮,放纵情欲,嫉妒纷争,与各种不诚实的行为。“公平转而退后,公义站在远处;诚实在街上仆倒,正直也不得进入。”(赛59:14)

 

  古时在罗马教的统治之下,罪恶风行,灵性黑暗,乃是他禁止《圣经》的必然结果;但在这福音真光普照,宗教自由的时代中,竟然仍有不敬虔的风气弥漫遍地,又有那因弃绝上帝的律法而产生的腐败流行各处,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现在撒但既然不能再用禁闭《圣经》的方法来使世人服在他的统治之下,他便想出另一个方法来达到这同一个目的。原来破坏人对于《圣经》的信任,和毁灭《圣经》一样能符合他的宗旨。他若能使人相信上帝的律法不再约束人,他就能很容易地领人去干犯律法,正象他们完全不明白律法一样。况且他今日象古代一样,利用教会去遂行他的计划。今日的各宗教团体已经不肯听信《圣经》所明显提示的那些不受人欢迎的真理,所以为要推翻这些真理起见,他们便采用了一些荒谬的解释和看法,公然播散怀疑的种子。他们固守罗马教的异端,相信人的灵魂永远不死,而且人死后仍然有知觉,这样就放弃了那足以抵挡招魂术之欺骗的唯一防线;同时那主张恶人永远受苦的道理已经使许多人不再相信《圣经》。及至有人传讲第四条诫命的真理,并劝导众人加以注意的时候,他们便看出这条诫命吩咐他们遵守第七日的安息日;但一般讨人喜欢的教师,既想摆脱他们所不愿实行的本分,只得向人宣讲上帝的律法已不生效。这样,他们就将律法和安息日一同废弃了。当复兴安息日的工作广为传开的时候,这种反对上帝律法来规避第四诫之要求的运动也要几乎普及全世界。宗教界的领袖所讲的教训已经为不敬虔的风气,招魂术,以及对上帝神圣律法的轻蔑,开了门户; 现今存在于全基督教界中的罪孽,应当由这些领袖负其可怕的责任。

 

  但正是这一等人倒要主张说,世上罪恶之败坏的迅速蔓延,大半是因为众人破坏了他们之所谓“基督的安息日(即星期日),”所以说,若能厉行遵守星期日的律法,便可大大改善社会的道德。这种宣传在美国尤为迫切,因为那里也正是真安息日的道理传得最广的地方。在这里,禁酒的工作,就是最特殊而重要的改革运动,往往被人利用,与提倡守星期日的运动并行;那些提倡守星期日的人就此自命为努力促进社会最高福利的人;因此,凡不与他们联合的人,便被斥为禁酒和社会改良运动的敌人。但在实际上,一个提倡异端谬道的运动,虽然和一个本身是善良的工作合在一起,并不足以使那异端谬道更加显为合理。臂如我们可以改装毒品,把它搀合在养身的食物里,但这并不能改变它的本质。事实上它倒成了更危险的毒品,因为人们更容易把它误吃下去。撒但的一个巧计就是用恰够份量的真理,来搅拌假道,使那假道显为合理可取。提倡守星期日的领袖可能也提倡一些众人所需要的改革,以及与《圣经》相合的原理;但只要其中仍有一个与上帝律法相违的条例,主的仆人决不可与他们联合。因为要他们放弃上帝的诫命而去遵守人的教训,是无法证明其为正当的。

 

  撒但要利用这两个大异端,就是灵魂不死,和守星期日为圣日的道理,使世人受他的迷惑。前一个异端是给招魂术布置条件;后一个异端使人产生一种同情罗马教的心理。美国的基督教徒将要最先伸手越过鸿沟与招魂术握手;他们还要把手伸过深渊与罗马教勾结;在这三合一的大同盟之下,美国将要步罗马教的后尘去摧残人民信仰自由的权利。

 

  招魂术越是摹仿今日有名无实的基教的样式,就越有力量欺骗并牢笼人。按着现代招魂术的说法,撒但自己是悔改维新了。他要以光明天使的姿态出现。借着招魂术为媒介,他将要施行神迹,医治疾病,作出许多令人不能否认的异能。这些邪灵将要自称相信《圣经》,并表示尊重教会的种种制度,这样,他们的工作便要被众人接受,被承认为神圣权能的表现。

 

  现今在一般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和不信的人之间,几乎看不出什么区别。教友们喜爱世人所喜爱的事,所以随时可与他们联合;同时撒但也定意要使他们合为一体,以便把他们全都罗致在招魂术的行列中来增强他的势力。罗马教徒素来以神迹奇事为真教会的可靠凭据,所以也必很容易地受这行奇事之能力的欺骗;至于一般的基督教徒,他们既然抛弃了真理的盾牌,就要同受迷惑。罗马教徒,一般基督教徒,和世俗之徒都要一同领受这背了实意的敬虔的外貌,他们要在这个同盟中看到一个必能叫全世界的人悔改,并引进那仰望已久的一千禧年的大运动。

 

  借着招魂术,撒但要以人类的施惠者的姿态出现。他要医治众人的疾病,并要提供一种新的和更高尚的宗教制度;但同时他也要进行毁灭的工作。他的试探使无数人趋于败亡。不节制使人失去理性;于是放纵情欲,互相纷争和杀人流血等事便相继发生了。撒但最喜欢战争;因为战争能激起人类最恶劣的情绪,然后正当他们沉溺于罪恶与流血之中时,他就要把他们扫数推到永久的死亡里去。撒但的目的是要鼓动列国彼此争战;这样,他就能转移人的心思,叫他们忽略他们应当从事在上帝的日子可以站立得住的准备。

 

  撒但也会利用天然的灾害把许多没有准备好的生灵收入他的仓库。他已经研究过大自然的奥秘,并在上帝许可的范围之内,竭力控制这些自然的能力。当他得到许可去磨练约伯的时候,约伯的牛群,羊群,仆人,房屋,和儿女等,是多么迅速地一扫而尽;在一刹那间,灾难接二连三地降下来了。惟有上帝能保护他所造的万物,并荫庇他们脱离毁坏者的势力。但基督教界已经表示轻蔑耶和华的律法;所以主必要照着自己所说的话去行,--他要从地上收回他的福惠,并从那些背叛他律法而又教导并强迫别人如此行的人身上撤回他的保护。撒但必要统治一切不受上帝特别护卫的人。他要向某一些人赏恩,使他们兴旺,以便推进他的计划;但他也要使另一班人遭遇患难,同时叫他们相信,那使他们受苦的乃是上帝。

 

  撒但一方面向世人显出自己是一个大医师,能医治他们所有的疾病;但另一方面他却把疾病和灾祸降在世上,直到许多人口稠密的大都市荒废冷落。就是今天,他仍在工作。在海洋与陆地上的许多意外事故和灾害中,在大火灾中,在剧烈的暴风和可怕的冰雹中,在暴风雨,水灾,旋风,浪潮,和地震中,在各处地方,在千变万化的形式之下,撒但正在施展他的能力。成熟的庄稼被他一扫而光,饥荒和艰难就接踵而来。他分布致命的毒菌在空气中,使成千成万的人遭受瘟疫而死。这些灾害将要越久越多,也要越来越烈。毁灭要临到人类和走兽。“地上悲哀衰残,”“居高位的人也败落了。地被其上的居民污秽;因为他们犯了律法,废了律例,背了永约。”(赛24:4-5)

 

  随后,那大骗子撒但要使人相信,这些灾祸都是那些事奉上帝的人所招来的。那真正激动上天忿怒的一等人,要把自己所受的一切灾难归咎于那些顺从上帝诫命的人,因为他们顺从的行为对于犯法作恶的人乃是不断的责备。有人要宣布说,那些不守星期日的人已经得罪了上帝,所以招致这许多灾祸,而且除非人人严格执行星期日的律法,这些灾祸也不停止。他们还要说,那些宣传第四条诫的人破坏了众人尊重星期日的心,所以他们是扰乱民心的,使众人不能重得上帝的喜悦和属世的昌盛。这样,那在古时控告上帝仆人的话要根据同样无理的借口重提出来。“亚哈见了以利亚,便说,使以色列遭灾的就是你么?以利亚说,使以色列遭灾的不是我,乃是你,和你父家,因为你们离弃耶和华的诫命,去随从巴力。”(王上18: 17-18) 当民众听见那些诬告圣徒的话而被激怒时,他们就要步武叛道的以色列人从前对待以利亚的方法来对待上帝的使者。

 

  那借着招魂术显出行神迹的权势必要行使他的势力,去攻击一切宁愿听从上帝而不听从人的人。邪灵要传出信息说,上帝已差他们来说服那些反对星期日的人,叫他们看出自己的错误,这些邪灵竭力声明世人应当遵守国家的律法,如同遵守上帝的律法一样。他们要因世人的罪大恶极而表示悲愤,并造成宗教领袖们的见证说,社会道德的堕落是因为众人亵渎星期日的缘故。凡不接受这种见证的人必要惹起群众极端的忿怒。

 

  撒但在这次与上帝的子民进行最后争斗中所用的策略,与古时他在天庭发动大争斗时所用的手段是一样的。那时他口头上说是要巩固上帝的政权,同时却暗地里力图把它推翻;但他还把自己的努力进行的破坏工作诬赖到忠心的天使头上。在罗马教的历史中,也明白地显示出这同样的欺骗手段。他自称是天庭的代理人,同时却力图高举自己超过上帝,并想更改上帝的律法。在罗马教的统治之下,那些效忠福音的殉道者倒被斥为作恶的;被宣布为撒但的同盟者;罗马教用尽方法,诬以臭名,蒙以耻辱,使他们在民众眼中,甚至于在他们自己眼中,显明为穷凶极恶的罪犯。从前如此,现今也必如此。当撒但企图毁灭那些尊敬上帝律法之人的时候,他反要使他们被人控为犯法的,侮辱上帝的,和使灾难临到世界的。

 

  上帝从来不勉强人的意志和良心;但撒但用来控制他所无法诱惑之人的一贯办法,就是用酷刑加以压迫。他企图用恐吓或武力来控制人的良心,叫人崇拜他。为要达到这个目的,他便利用宗教和政治双方面的权威,鼓动他们故意冒犯上帝的律法去执行人为的律法。一切遵守安息日的人要被斥为律法和治安的公敌,为破坏社会道德风纪,引起叛乱与败坏,并招惹上帝刑罚的罪魁。他们信仰方面的坚贞要被人斥为顽固,刚愎,和藐视权威。人要控告他们犯了反抗政府的罪。许多否定上帝律法的传道人要在讲台上宣讲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应当顺服,因为他们是上帝所命定的。在各地的法院和审判厅里,遵守诫命的人要被诬告并被定罪。恶人要给他们的言语染上虚伪的色彩,给他们的动机加以恶意的歪曲。

 

  当一般的基督教会拒绝了《圣经》中维护上帝律法的清楚论据之后,他们便要竭力设法叫这些他们所无法用《圣经》推翻其信仰的人闭口住声。他们虽然闭眼不顾事实,但他们这时正在走一条路,其结果必使他们逼迫那些因信仰的缘故而不肯按照全基督教界所行的去行,又不承认教皇所立之伪安息日的人。

 

  教会和政府中的要人将要联合一致,用贿赂,劝诱,或强迫的手段,使人人都尊崇星期日。他们要用强迫人的法令来弥补星期日所缺少的上帝的权威。现今政治方面的腐败,正在破坏人的爱护公义和真理的心;所以就是在这爱好自由的美国,官长和议员为要博得众人的欢心起见,将要依从群众的要求,制定一条强迫人遵守星期日的律法。到了那时,那曾以极重的代价换来的宗教信仰自由便不再为人所尊重了。在这迫近的争斗中我们将要看见先知的话字字应验:“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上帝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启12:17)

 

 

  

目录 前页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