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Up ] The Controversy ] Online Books ] Study the Word! ] GOD's Health Laws ] Religious Liberty ] Links ]

 

目录 前页 后页

 

第三章  灵性的黑暗时代

  使徒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中曾预言日后的大背道,其结果就是罗马教皇势力的建立。他说,在基督复临之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使徒保罗接着进一步警告他的弟兄们说:"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了。"(帖后2∶3,4,7)在那个早期时代,他已经看到种种异端邪道渗入教会,为罗马教的发展预备了道路。

  这"不法的隐意"起初是在暗中静静地发动的,及至它势力日增,深得人心之后,它便逐渐公开地进行那欺骗和亵渎的工作。异教的风俗习惯大都是在人不知不觉之中潜入基督教会的。教会在异教徒手中所受的剧烈逼迫,把妥协和屈从世界的风气一时都抑制住了。及至逼迫停止,基督教传进王宫和贵族之间以后,教会便失去了基督与使徒们谦卑俭朴的精神,效法异教僧人和官僚的傲慢与虚荣;并且废除了上帝的律法,而代之以人为的理论和遗传。在第四世纪初叶时,君士坦丁皇帝在表面上的悔改信教,使教会大为兴奋;同时属世的精神就披上公义的外衣,步入教会之内。从此以后,腐化的影响便迅速蔓延了。异教虽在表面上销声匿迹,但实际上她却胜利了。她的精神控制了教会。她的教义,仪文和迷信,都掺入那些自称为基督徒者的信仰与敬拜之中了。

  异教与基督教的妥协,终于产生了预言所示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上帝的"大罪人。"这庞大的虚伪宗教制度,乃是撒但权势的杰作,--是他为自己登上宝座,按己意统治世人所作一切努力的结晶。

  撒但曾一度想与基督妥协。在上帝的儿子受试探的旷野中,撒但曾来到他面前,将天下万国和万国的荣华指给他看,并表示愿将这一切交在他手中,只要他承认幽暗世界魔王的无上权力。基督却斥责那狂妄僭越的试探者,并迫使他离开了。然而撒但现今用这同样的方法试探人类的时候,他却收了极大的效果。为要取得世俗的利益及荣誉起见,教会便被引诱去寻求地上大人物的赞助与支持;她既然这样拒绝了基督,就进一步的被诱惑去效忠撒但的代表,--就是罗马城的主教了。

  罗马教的主要教义之一,就是声称教皇为普天下基督教会看得见的元首,并具有至上的威权,可以管理世界各地的主教和教牧人员。此外,更有甚者,就是教皇已僭称了上帝的尊号。他也被称为"主上帝教皇,"并被宣布是绝无错误的。他要众人都向他敬拜。撒但在旷野里的试探中所作的同样主张,他今日仍借着罗马的教会贯彻到底,并且竟有许多人欣然向他敬拜。

  但一切敬畏上帝的人必能应付这胆大包天的僭越者,正如基督应付那奸猾的仇敌说:"当拜主你的上帝,单要事奉他。"(路4∶8)上帝在他的圣言中,从来没有暗示他已委派任何人担任教会的元首。以教皇为至尊至上的教义,乃是与《圣经》的教训直接冲突的。教皇除非用僭取豪夺的手段,绝不能有权力统治基督的教会。

  罗马教徒坚持反对基督教徒,并诬告他们是信异端的,说他们故意脱离真教会。但这些诬告正应该用在他们自己的身上。那落下基督的军旗,并离弃了那"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犹3)的人,正是他们。

  撒但深知《圣经》能使人洞悉他的骗术,抗拒他的权力。即连世界的救赎主也曾运用《圣经》来抵挡他的袭击。对他每一次的进袭,基督皆迎之以永生真理的盾牌,说:"经上记着说。"在他应付仇敌的每一提议时,他总是运用《圣经》中的智慧和能力。所以撒但为要维持他统治人类的权力并建立篡位者教皇的威权起见,他就必须使人们不明白《圣经》。《圣经》是高举上帝的,必须把智慧有限的世人置于其应有的地位;故此,撒但必须把《圣经》中神圣的真理加以隐蔽与禁止。这就是罗马教会所采用的理论。数百年来,她禁止《圣经》的销售。禁止人阅读《圣经》,也不准他们家里藏有《圣经》,而只让他们听取一班神父和主教们无原则地曲解《圣经》的教训,来支持自己的虚伪。在这种情形之下,教皇便几乎被公认为上帝在地上的代理人,并赋有统治教会与国家的权威了。

  撒但既把那错谬的发现者除掉,就可以任意妄为了。先知的预言说过,罗马教皇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但7∶25)这种工作,他当即下手尝试了。为使更多的教徒在表面上信奉基督起见,便制作一些神像来代替所敬拜的偶像;于是敬拜偶像和圣物的风气,便渐渐的潜入了基督教的敬拜中。最后在一次宗教会议上,便正式成立了这拜偶像的制度。(注一)为巩固这种亵渎的风俗起见,罗马教竟敢擅自从上帝的律法中,删掉那禁止人拜偶像的第二条诫命,并把第十条诫命分作两条。以补足十条之数。

  向异教让步的精神,打开了一条门路,使人更进一步轻视上天的威权。撒但利用教会中不专心事奉主的领袖们,企图窜改第四条诫命,想要废除古传的安息日,就是上帝所分别为圣并赐福的日子,(见创2∶2,3)而高举异邦人所遵守的"可敬之太阳日"来代替它。这种更改,最初并不是公开进行的。在第一世纪,所有的基督徒都是遵守真安息日的。他们热切关心上帝的尊荣,还相信他的律法是永不改变的,所以他们热心维护律法每一条的神圣性。但撒但却极其狡猾地利用自己的代理人来达成他的目的。为吸引人注意日曜日起见,便定这一日为记念基督复活的节期。在这日他们举行宗教礼拜;但还是公认它为娱乐的日子,而安息日则仍被遵守为圣日。

  为贯彻他自己的计划准备条件起见,撒但在基督降世之前,就已经引诱犹太人造出许多严格的条例加在安息日上,使遵守安息日的事成为重担。这时,他又利用自己所给人的这种错误见解,使人轻看安息日,说它是犹太人的制度。他一面使基督徒遵守日曜日为欢乐的节日,一面使他们定安息日为禁食,悲苦,和忧愁的日子,来表示他们对犹太教的仇恨。

  在第四世纪初期,君士坦丁皇帝下谕将日曜日定为全罗马帝国的公共节期。因那时他的异教臣民是敬奉太阳日的,而且一般基督徒也很尊重这一天;皇帝的政策是要解除异教与基督教之间的利害冲突,教会的主教们也催促他实行这个政策。故他们利令智昏,热衷权力,以为基督徒与异教徒若能同守一日,可以促使异教徒在名义上接受基督教义,如此则教会的权力与光荣便要大大增加了。那时,虽然有许多敬畏上帝的基督徒渐渐被引诱去承认日曜日为圣日,但他们一面还是承认真安息日为耶和华的圣日,并依照第四条诫命去遵守。

  这时那大欺骗者尚未完全成功。他坚决要将基督教界置于自己的麾下,并利用他的代表人,就是那自称为基督代表的傲慢教皇去行使他的权力。撒但利用那些半悔改的异教徒,野心勃勃的主教,和贪爱世俗的信徒去达成自己的目的。各地时常举行宗教大会,从世界各地招集教会的主要人物前来参加。几乎每一次会议都把上帝所制定的安息日压低一点,同时把日曜日相应地提高了。因此,这异教徒的节日终于被尊为一种神圣的制度,而《圣经》的安息日却被宣布为犹太教的遗物,而且凡遵守的人都要受咒诅。

  这大背道者在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事上,已经成功了。上帝的诫命中,只有一条向全人类明确的指出真实的永生上帝,而他竟敢把它更改了。第四条诫命显明上帝是创造天地的主,如此就把他与一切假神分别出来了。第七日之所以被分别为圣,作为世人休息的日子,乃是为要记念上帝创造之工。设立安息日的原意,是要在人的心中时常记念永生上帝为他们生命的根源,和尊崇敬拜的对象。撒但竭力要鼓动人不忠于上帝,不顺从他的律法;因此他便特别致力于攻击那指明上帝为创造主的诫命。

  现今的基督教教徒声称,基督既在日曜日复活,就使这日成为基督教的安息日。然而这种说法却没有《圣经》上的根据。基督和他的门徒并没有如此尊敬这一天。以日曜日为基督教圣日的制度,乃是那"不法的隐意"(帖后2∶7)所首创,而这个势力在保罗的时代就已经发动了。请问,上帝曾在何时何地承认过这个罗马教的产品呢?有什么有力的理由可以偏袒这种《圣经》所不认可的变更呢?

  在第六世纪,罗马教已经坚强地建立起来了。她权力的宝座安置在罗马帝国的首都,罗马的主教被称为全教会的元首。罗马教已承继异教的系统了。那"龙"已"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那兽。(启13∶2)在但以理和启示录中所预言教皇施行逼迫的一千二百六十年从此就开始了。(但7∶25;启13∶5-7)基督徒必被迫选择,到底是要放弃自己的忠贞,去接受罗马教的仪文与敬拜呢?或是要在牢狱中折磨自己的生命,在拷问台上,火刑柱上,或在刽子手的斧下舍生呢?耶稣以下的话此时便应验了:"连你们的父母、弟兄、亲族、朋友也要把你们交官;你们也有被他们害死的。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路21∶16,17)忠心的信徒所受的逼迫是空前残暴,以致当时的全世界竟成了一个广大的战场。经数百年之久,基督的真教会必须在穷乡僻壤与人迹罕到之处避难。这就是先知所预言的情形:"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上帝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启12∶6)

  在罗马教开始掌权的时候,也就是黑暗世代的开始。她的势力愈增强,而黑暗也就愈形加深。人的信仰便从那真的基础基督,转移到罗马的教皇身上了。一般人为要求得赦免和永久的救恩,就不再信赖上帝的儿子,却代之以仰望教皇,和他权威的代表人──神父与主教了。他们受教说,教皇是他们地上的中保。若不借着他,无人能到上帝面前;而且对他们,他是代表上帝,所以人人必须绝对的服从。人若偏离了他的命令,就足以使最严厉的刑罚临到自己的身上和灵魂。因此,众人的心便远离了上帝,而转向容易犯错误,荒谬,而残暴的人,更是转向那借着这些人行使他权力的幽暗魔王了。罪恶竟披上了一件圣洁的外衣。每当《圣经》被人禁止流行,而人自称为至高至上的时候,其结果总不外乎犯诡诈,欺骗,和卑鄙的罪。人的律法和遗传既被高举,那么,废弃上帝律法所必引起的败坏就出现了。

  那时真正是基督教会遭遇危难的日子。忠心高举真理旗帜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为真理作见证的人虽然没有完全断绝,但有时异端与迷信似乎将要完全得胜,而真实的宗教信仰险些要从地上消灭了。一般人已经看不到福音的真光,同时形式的宗教却愈来愈多,众人都被宗教的种种严格规则所压倒了。

  他们受教,认为非但要仰望教皇为罪人的中保,同时也要靠自己的行为赎罪。长途跋涉去朝拜圣地,刻苦修行,敬拜圣物,以及建造教堂,神龛,祭坛,并捐献巨款给教会,--这些事,以及诸如此类的行为,是要用来平息上帝的怒气,或获得他恩宠的;他们把上帝看作凡人一样,以为他会因琐事而震怒,并可用礼物或苦行来和解的。

  当时虽然罪恶普遍地流行,甚至在罗马教会的领袖之间也是如此,但这个教会的势力似乎仍然在不断地增加着。在第八世纪的末叶,罗马教徒出来主张说,在早期教会中,罗马城的主教本来就有他们现在所有的属灵权力。为证实这种主张起见,他们必须想办法给它加上一副权威性的假面具;于是"说谎之人的?quot;也就很自然地为他们想出办法来。僧侣们伪造了许多古代的文书。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议会法令这时忽然发现了,证明教皇的至上权威是从最早的时期流传下来的。于是这个已经拒绝真理的教会,便饥不择食地接受了这些欺骗。

  那在真实的根基上(见林前3∶10,11)建造的少数忠实信徒,因为异端邪说的垃圾妨碍了工作,便感到困惑而无法进行。他们正象尼希米时代修造耶路撒冷城墙的工人一样,有人说,"灰土尚多,扛抬的人力气已经衰败,所以我们不能建造城墙。"(尼4∶10)有一些本来是忠心的建造者,因不断地与逼迫,欺诈,罪恶,以及撒但所能想出来拦阻他们前进的种种障碍争战,就感到疲惫灰心了;于是为了追求和睦并保全生命财产起见,他们便离开了真实的根基。至于其他不因仇敌反对而丧志的人,却毫无惧怕地宣告说:"不要怕他们,当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尼4∶14)于是他们象古时造城的工人一样,各人都在腰间佩剑,仍旧进行工作。(见弗6∶17)

  在每一个时代中,上帝的仇敌都为这同样的憎恨并反对真理的精神所鼓动,同时他的仆人也必须具有这同样的严密,警戒,和坚守忠诚的精神。基督向早期的使徒所说的话,也可以应用在他一切的信徒身上,直到末时:"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也是对众人说:要儆醒。"(可13∶37)

  黑暗似乎越来越深沉了;拜偶像之风也越发普遍。信徒们竟在偶像面前点燃灯烛,向它祈祷。最荒诞最迷信的习俗和礼节,风行各地。人们的思想完全被迷信所支配,甚至似乎已失去了理性。神父和主教们自己既然贪爱宴乐,纵情色欲,沉醉于败坏之事,则一般仰赖他们为导师的民众,自然全陷溺于愚妄和罪恶之中了。

  在第十一世纪,教皇贵钩利七世宣布教会是完全的,这是教皇又进一步的僭越举动。在他所宣布的公告中,有一条说根据《圣经》的教训,教会是从来没有错误的,而且永远也不会有错误。但当时他并没有提出《圣经》的证据。这个傲慢的教皇接着又主张自己有黜废君王之权,并声称他所宣布的每一个判决,任何人都不得更改,而他自己却有权推翻别人的决议。

  在教皇对待德国皇帝亨利第四的事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显著的例子,说明这自称绝无错误者的专横作风。因为亨利擅敢冒犯教皇的威权,教皇便宣布开除他的教籍,废了他的王位。同时,还鼓动亨利手下的公侯造反,他们就背弃并恫吓他,使他不得不向教皇求和。他携同王后和一个忠心的仆人,在仲冬严寒的时节,攀越阿尔卑斯高山,以便到教皇之前卑躬服罪。及至他到了教皇贵钩利驻跸的城堡,便把卫兵留在城外,进入宫殿的外苑。在冬日严寒之下,他免冠徒跣,衣衫单薄,站在那里等候教皇的传见。直到他禁食认罪三日之久,才蒙教皇予以赦免。就是这样,他还必须等候教皇正式下令许可之后,才能恢复王位,行使王权。贵钩利因这次的胜利而非常得意,并夸口说他的职责乃颠覆骄横的君王。

  这傲慢至极目空一切的教皇的作风,与基督的柔和谦卑相较,真是何等显著的对比啊!基督形容自己是站在人的心门之前,请求人让他进去,以便带来赦免与平安。他曾教训自己的门徒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太20∶27)

  一世纪一世纪地过去,从罗马城所传出来的教义,越发荒诞不经了。在罗马教会尚未成立之前,异教哲学家的学说就已经为教会所重视,并在教会中发生了影响。许多自称是悔改信主的人仍然固守着异教的学说,不但自己继续的研究,而且也鼓励别人去研究,以便借之扩大在异教人中的感化工作。因此许多严重的错误异端,便混入基督教的信仰之中了。其中最显著的一端,就是人的灵魂不死和死人仍有知觉的信仰。这种教义奠定了罗马教建立圣徒为人代求,和崇拜童贞女马利亚教条的根基。从此也构成了终身不悔改之人受永远痛苦的异端邪说,这邪说很早就已成为罗马教信条之一了。

  这样就为异教的另一个谬论开了门路,就是罗马教会所称为"炼狱"的道理,以便用来恫吓许多愚夫愚妇与迷信之徒。根据这种异端宣称有一个执行酷刑的所在,凡不必永远沦入地狱者的灵魂,便要在炼狱里为自己的罪受罚,及至罪恶的污秽被炼净之后,他们便可升入天堂。

  罗马教会为了从信徒的恐惧心理和罪恶生活上图利起见,又虚构一种荒诞不经之说;那就是她所提倡的特赦的道理。她应许说,凡参加教皇军役的人,或去扩张他在世上之领土,或去惩罚他的敌人,或去消灭那些反对他属灵的至上权威的人,他们过去,现在以及将来的罪,都可全部赦免;而且他们因这些罪而应受的痛苦和刑罚,也可以同时勾销。她又教训人说,借着捐款给教会,他们也能脱罪自由,甚至可以释放那些在炼狱火焰中受痛苦的已故亲友的灵魂。由于这些方法,罗马教廷便金银满库,足供那些冒称"没有枕头的地方"之主的代表者尽情地奢侈挥霍,放荡邪淫。

  这时,《圣经》上的圣餐礼节,已被拜偶像式的弥撒祭所代替了。罗马教的神父们竟伪称他们能借着他们那种无意义的画符念咒,把普通的酒和饼变成基督的真肉,真血。(注二)他们怀着亵渎僭越的心,公然宣称自己有创造万物的创造主上帝的权能。他们甚至用死刑来威胁一切基督徒,要他们承认这种可憎的,侮辱上天的异端,成千成万拒绝这种教条的人,竟被处火刑焚死。

  在第十三世纪,罗马教成立了最残酷的机构;就是信仰裁判所。那时黑暗的魔君和罗马教的领袖们密切合作了。在他们的秘密会议中,有撒但和他的使者控制着恶人的思想;同时在冥冥之中,也有上帝的天使在场,将他们罪恶的命令留下可怕的记录,并把他们罪恶的历史写了下来;这些记录,就是在人看来,也是残忍不堪的。这"大巴比伦"已经"喝醉了圣徒的血。"千万殉道者血肉狼藉的遗骸向上帝呼叫,求他追讨这背叛势力的罪。

  罗马教皇已经成了全世界的独裁统治者。各国的帝王都俯首贴耳,唯命是从。众人的命运,不论是今生或来世的,似乎都已操在他的掌握之中。数百年来,罗马教的教义已被广泛而绝对的接受了,她的仪式,规例已被恭谨地奉行,她的节期也被普遍地遵守了。她的神父僧侣们为人所尊敬。并领受人的慷慨布施。当时罗马教会所得的尊荣,威严,和权力,可以说是空前的。

  "罗马教廷的中午,正是社会的半夜。"(注三)不但是一般人民几乎都不知道有《圣经》存在,就连神父们也是如此。罗马教的领袖们正象古时的法利赛人一样,恨恶那显出他们罪恶的真光。上帝的律法本是公义的标准,这时既被废除,他们就能横行无忌,尽情作恶。各种欺诈,贪欲,淫荡的行为,到处风行。人们只要有名有利,就无所不为。教皇和主教们的宫廷成了极荒淫邪恶的场所。有一些教皇和主教的罪恶是那么可憎,甚至连世俗的官吏也认他们为不可容忍而过分邪恶的怪物,要设法罢免他们。几百年之久,欧洲各国在学问,艺术,和文化方面,是毫无进步的。道德和智力上的麻痹状态临到了当时的基督教界。

  处于罗马教权势之下的世界状况,正好应验了先知何西阿的预言:"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你既忘了你上帝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因这地上无诚实,无良善,无人认识上帝。但起假誓,不践前言,杀害,偷盗,奸淫,行强暴,杀人流血接连不断.”(何4∶6,1,2)这一切都是因废弃《圣经》而产生的后果。

注 一:SecondCouncilofNice,A.D.787
注 二: (CardinalWisemen'sLecturceson"TheRealpresence,"Lecture8,sec.3,par.26.)
注 三:Wylie,"HistoryofProtestantism,"卷一,第四章。

       

  

目录 前页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