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Up ] The Controversy ] Online Books ] Study the Word! ] GOD's Health Laws ] Religious Liberty ] Links ]

 

目录 前页 后页

 

 

第二十七章  真悔改的必要

 

  无论何处,只要人忠心传讲上帝的话,就必有效果证明它是出于神圣的来源。上帝的灵常随着他仆人所传的信息,因此,他们的话里有权柄。罪人觉得自己的良心苏醒起来了。那“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的光照亮了他们心灵深处的秘密,一切隐藏的事就都显明了。他们心中有了深切的感悟,为罪、为义,为将来的审判,自己责备自己。他们感觉到耶和华的公义,以及自己犯罪和不洁的丑态,在那鉴察人心的主面前暴露出来是何等可怕。他们在剧烈的精神痛苦中不禁呼喊说:“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当髑髅地的十字架及其为世人的罪所付上的无限牺牲显现出来时。他们就看出:除了基督的功劳之外,没有什么足以救他们脱离违犯律法的罪;惟有他的功劳能使人类与上帝和好。他们就凭着信心和谦卑接受了那除去世人罪孽的上帝的羔羊。借着耶稣的宝血,他们“先时所犯的罪”就得蒙赦免了。

 

  这些人结出了果子,与悔改的心相称。他们在相信之后就受了洗,并起来过一种新的生活——在基督耶稣里作新造的人;不是要效法从前那放纵私欲的样子,乃是借着相信上帝的儿子而跟从他的脚踪,反映他的品德,并洁净自己,象他洁净一样。他们一度憎恨的事,如今却喜爱了;从前所喜爱的事,如今却憎恨了。骄傲自恃的人变成心里柔和谦卑了。虚荣傲慢的人变成严肃慎重的了,亵渎变为恭敬,醉酒变为清醒,放荡变成纯洁了。世俗的虚荣和时髦都废除了。基督徒不追求“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装饰,这在上帝面前是极宝贵的。”(彼前3∶3,4)

 

  属灵的奋兴使人深深地自省自卑。这些奋兴的特征是向罪人发出严肃恳切的劝导,向基督用宝血所换来的人表示怜爱之情。信徒都为罪人的得救问题向上帝代求,与他“角力”。这种奋兴的结果使人们不至因克己和牺牲而退避,反因配为基督的缘故受羞辱和试炼而欢喜快乐。人们可以看出那些承认耶稣之名的人在生活上有所改变。社会因他们的影响而获益。他们是“同基督收聚的,”并是“顺着圣灵撒种的,”结果必“从圣灵收永生。”

 

  他们实在可以说是“从忧愁中生出懊悔来。”“因为依着上帝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但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你看,你们依着上帝的意思忧愁,从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诉、自恨、恐惧、想念、热心、责罚。在这一切事上你们都表明自己是洁净的。”(林后7∶9-11)

 

  这就是上帝圣灵工作的结果。悔改若不能使人彻底的改变就不是真正的悔改。如果罪人还人的当头和所抢夺的,承认他的罪,爱上帝和他的同胞,他就确知他已与上帝相和。这就是早年宗教奋兴的果效。从这些结果上看来,它确是上帝所用来拯救生灵并提拔人类的。

 

  但是近代的宗教奋兴与往日随着上帝仆人之工作的神恩显示是大不相同的。这些奋兴固然也引起普遍的兴趣,许多人表示悔改,加入教会;但其结果并没有使实在的属灵生活有相应的长进,一时燃起的火光不久就熄灭了,后来的黑暗反而比先前更为深沉了。

 

  现代一般的奋兴会时常只能迎合人的幻想,刺激人的感情,并满足人喜新好奇的心。用这种方法得来的教友无心听聆《圣经》的真理,并对先知和使徒的见证没有多少兴趣。宗教的聚会若不带有什么动人听闻的事物,就不足以吸引他们。一种以冷静的理智发出的信息不能在他们心中起任何作用。《圣经》中有关他们永远利益的简明警告,就得不到他们的注意。

 

  在每一个真正悔改的人,凡有关上帝和永恒的事必是他人生的大前题。但是在今日一般的教会中哪里有献身与上帝的精神呢?教友并没有放弃他们的骄傲和爱世界的心。他们不比悔改之前更愿克己,更愿背起十字架来跟从那心里柔和谦卑的耶稣。因为许多人只有宗教之名,而对于宗教的原理一无所知,所以宗教已经成为不信和怀疑之人的笑柄。敬虔的力量几乎完全离开了许多的教会。宴会、演剧、博览会、壮丽的房舍,个人的炫耀,已经排斥了一切有关上帝的思想。田地、财产、和属世的业务占据了人的全部思想,至于那有关永恒利益的事,却难得他们偶然的注意。

 

  这些教会的信心和敬虔虽然普遍衰落,但其中仍有基督的忠实信徒。在上帝的刑罚最后临到地上之前,在主的子民中间必有一番奋兴,表现着原始教会的敬虔,是自从使徒时代以来所没有见过的。上帝的圣灵和能力必要倾降在他儿女的身上,那时,许多人要离开那些贪爱世俗而不爱上帝不爱《圣经》的教会。许多牧师和平信徒必要欣然接受上帝叫人在这时传扬的伟大真理,以便为主的复临预备合用的百姓。人类的仇敌必要拦阻这工作;所以在这运动来临之前,他要提供一种赝品来鱼目混珠。在他欺骗的势力所能控制的教会中,他要发起一种奋兴运动,叫人看起来好像是上帝特别的恩赐已经倾注下来了。就以为会有对宗教大感兴趣的情形出现。许多人要大大庆幸,以为有上帝在为他们施行大事,殊不知这种工作却是由于另一个灵的运行。撒但要在宗教的伪装之下,在基督教世界中扩充自己的势力。

 

  在过去半世纪中所看到的许多宗教奋兴运动或多或少都是出于这种影响的,而且它还要出现在将来更广泛的运动中。这种影响着重于感情方面的刺激和一种真理与假道的掺杂,是很容易领人走入歧途的。虽然如此,任何人都没有受欺骗的必要。因为在上帝的圣言光照之下,我们不难辨明这些运动的性质。人何时忽略《圣经》的见证,背弃那些明白而试验人心的真理,就是那些叫人克己并放弃世界的真理,那时我们就可以确知上帝是决不会赐福的。根据基督亲自所赐的规律:“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16)这些运动明显不是出于上帝圣灵的工作。

 

  上帝已经在《圣经》的真理中向世人显示自己;这些真理对于一切接受的人乃是抵挡撒但骗术的保障。今日基督教界中之所以流行着种种罪恶,正是因为人们忽略了这些真理。上帝律法的本质和重要性几乎完全被人忘记了。人们对于神圣津法的实质,永久性和遵守的本分所有错误的观念,造成了种种有关悔改和成圣的谬论,结果降低了教会中敬虔的标准。这就是现代一般的宗教奋兴之所以缺乏上帝的圣灵和能力的缘故。

 

  在各宗派中都有以敬虔著称的人承认这种事实,并且为之表示遗憾。柏克教授在提出宗教方面流行的危险时说得很好:“现今存在着的一种危险,乃是忽略在讲台上维护上帝的律法。在过去的日子,讲台乃是良心之声的回音。…我们最有名望的传道人效法夫子的榜样在他们的讲道上发出非常的威严,高举律法和它的训词与警告。他们再三讲述两条大原则:律法是上帝完全美德的写真,不爱律法的人也不会爱福音;因为律法和福音同是反照上帝真品德的镜子。这一种危险必使人陷入另一种危险,就是看轻罪的邪恶,罪的程度,和罪的污浊。遵守诫命的正当义务,与违背诫命的不法罪恶是成正比例的。…

 

  “与上述的危险不相上下的危险,就是看轻上帝的公义。近代讲台上的趋向是将上帝的公义与上帝的慈悲分开,并把上帝的慈悲说成一种情感,而没有看明它是一个原则。近代的新神学把上帝所联合在一起的公义和慈悲分开了。试问,上帝的律法是良善的或是邪恶的?是良善的。律法既是良善的,那么公义自然也是良善的;因为公义乃是执行律法的意向。人们既惯于看轻上帝的律法和公义,并看轻叛逆的程度和罪恶,就很容易陷入另一个习惯,就是把上帝为罪人所准备救赎的恩典也看轻了。”这样,福音就在人心中失去它的价值和重要性,不久他们就几乎连《圣经》也置之不理了。

 

  许多宗教的教师主张;基督已经借着他的死将律法废去了,从此以后,世人就不必再受其条例的限制。也有一些人说,律法是一个难负的轭;他们一面强调律法的捆绑,一面提倡在福音之下所享受的自由。

 

  但是众先知和使徒对于上帝圣律法的见解并非如此。大卫说:“我要自由而行,因我素来考究你的训词。”(诗119∶45)使徒雅各在基督死后写信时,提到十条诫命为“至尊的律法,”为“使人自由之律法。”(见雅2∶8;1∶25)写启示录的约翰在耶稣被钉的半世纪之后说:“那些遵守诫命(“洗净自己衣服”英文原意为“遵守诫命”)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启22∶14)

 

  有人主张基督借着自己的死已经废除他父的律法,这种说法是毫无根据的。假使律法真能改变或废弃的话,那么,基督就不必舍命来拯救人类脱离罪的刑罚了。基督的死非但没有废除律法,反而证明了律法是不变的。上帝的儿子来,是要“使律法为大、为尊。”(赛42∶21)他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太5∶17,18)他论到自己说:“我的上帝啊,我乐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里。”(诗40∶8)

 

  上帝的律法,就其本质而言,乃是不变的。这律法显明其创立者的旨意和品德。上帝就是爱,他的律法也是爱。律法的两条大原则,就是爱上帝和爱人。“爱就完全了律法。”(罗13∶10)上帝的品德是公义诚实,他律法的性质也是如此。诗人说:“你的律法尽都真实。”“你一切的命令尽都公义。”(诗119∶142,172)使徒保罗说:“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罗7∶12)这样的律法既是上帝心意的表现,就必象创立律法的主一样是存到永远的。

 

  悔改成圣的工作乃是要使世人与上帝和好,使他们与律法的原则相符,起初,人是照着上帝的形象造的。他是与上帝的性质和律法完全协调的,有公义的原则写在他心上。但是人类因为犯了罪;就与创造主隔绝了。他就不再反照上帝的形象。他的心就与上帝律法的原则为敌。“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因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8∶7)但“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使人类可以与上帝和好。借着基督的功劳,人就能重新与创造他的主和谐。人的心必须因上帝的恩典而更新;他必须有那从上头来的新生命。这种改变就是重生,非此,耶稣说:人“就不能见上帝的国。”

 

  人与上帝和好的第一步,乃是觉悟自己的罪。“违背律法就是罪。”“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的。(约壹3∶4;罗3∶20)罪人若要知道自己的罪,他必须以上帝公义的大原则来衡量自己的品格。律法是一面镜子,显明一个公义品格的完全,并使罪人看出自己的缺点。

 

  律法显明人的罪,但没有为人准备救治之方。它固然应许顺从的人可得生命,但它也宣布死亡乃是违犯律法之人的命分。惟有基督的福音能救人脱离罪的裁判和污秽。罪人当向上帝悔改他违犯律法的罪,并信靠基督救赎的牺牲,这样,他先前所犯的罪就得蒙赦免,他就能与上帝的性情有份。他既领受了圣灵的印证,得作后嗣,就成了上帝的一个孩子,因此他呼叫“阿爸,父!”

 

  他是否从此就可以自由违犯上帝的律法了呢?保罗说:“这样,我们因信废了律法么?断乎不是,更是坚固律法。”“我们在罪上死了的人,岂可仍在罪中活呢?”约翰说:“我们遵守上帝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并且他的诫命不是难守的。(罗3∶31;6∶2;约壹5∶3)人既重生,他的心就得与上帝和谐,并与他的律法相符,当罪人心中起了这种变化时,他就已出死入生,出罪入圣,不再违背叛逆,而是服从效忠了。与上帝隔绝的旧生活终止;和好,信心,爱心的新生活就已经开始了。于是“律法的义”必要“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8∶4)我们心中的言语必是:“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不住地思想。”(诗119∶97)

 

  “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诗19∶7)若没有律法,人对于上帝的纯洁和圣善,以及自己的罪过和污秽,就不能有正确的认识。他们不会真正觉悟自己的罪,也不会觉得自己有悔改的必要。他们既没有看出自己丧亡的景况,又没有看出自己是违犯上帝律法的人,也就没有认明自己需要基督赎罪的宝血。他们虽然接受救恩的盼望,但内心并没有根本的改变,生活也没有根本的更新。这样,表面上悔改的人到处皆是,许多从来没有真正与基督联合的人也加入了教会。

 

  那由于轻忽或拒绝上帝的律法而产生有关成圣的谬论,在今日的宗教运动上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些学说在道理上既属虚伪,在实际的效果上又是有危害性的;况且它既为多人所赞同,这就更能说明人人必须清楚地了解《圣经》对于这个问题有什么教训。

 

  真正的成圣乃是《圣经》的道理。保罗在写给帖撒罗尼迦教会的书信中这样说:“上帝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为圣洁。”他又祈祷说:“愿赐平安的上帝,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帖前4∶3;5∶23)《圣经》清清楚楚地教训我们何为成圣,以及如何可以达到成圣的地步,救主曾为他的门徒向上帝祷告说:“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19)保罗教训信徒要“因着圣灵,成为圣洁。”(罗15∶16)圣灵的工作是什么呢?耶稣告诉他的门徒说:“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16∶13)诗人说:“你的律法尽都诚实。”(按:诗119∶142.“诚实”原文即“真理”。)上帝的话和他的灵都向世人阐明他律法中所含公义的大原则。上帝的律法既然是“圣洁、公义、良善的,”既然是上帝完美品德的写真,那么,那由于顺从律法而造成的品格必然也是圣洁的。基督是这种品格的完全模范。他说:“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我常作他所喜悦的事。”(约15∶10;8∶29)基督的门徒必须变成他的样式,——靠着上帝的恩典造就一个符合他圣洁律法之原则的品格。这就是《圣经》中所显示的“成圣”

 

  这种工作惟有借着信靠基督,并因上帝圣灵住在心中的能力,才能完成。保罗劝勉信徒说:“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2∶12,13)每一个基督徒不免要感觉到罪恶的怂恿,但他总对罪恶进行持久的战争。这就是我们需要基督帮助的地方。人类的软弱既与上帝的力量联合,就能凭着信心说:“感谢上帝,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7)

 

  《圣经》明明地告诉我们,成圣的工作乃是渐进的。当罪人悔改并借着赎罪的宝血与上帝和好时,他不过是刚刚开始基督徒的生活。此后他必须“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渐渐成长,“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使徒保罗说:“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3,14)彼得把达到《圣经》中的“成圣”所必经的步骤摆在我们面前:“你们要分外地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你们若行这几样,就永不失脚。”(彼后1∶5-10)

 

  那些有《圣经》中所阐明成圣之经验的人,必能显出一种谦卑的精神。他们象摩西一样,已经看见上帝圣洁的威荣,并因自己在无穷之主纯洁完全的对照之下而深觉不配。

 

  先知但以理是一个真正成圣的模范。他那漫长的一生,充满了他为主所作崇高服务的伟迹。他是大蒙上天眷爱的一个人。(见但10∶11)然而他并没有自居纯洁圣善,当他在上帝面前为他的同胞祷告时,这位尊贵的先知却把自己与犯罪的以色列视同一体,说:“我们在你面前恳求,原不是因自己的义,乃因你的大怜悯。”他说:“我们犯了罪,作了恶。”“我说话,祷告,承认我的罪和本国之民以色列的罪。”后来当上帝的儿子向他显现赐给他教训时,但以理说:我便“面貌失色,毫无气力。”(但9∶18,15,20;10∶8)

 

  当约伯听见耶和华从旋风中所发的声音时,他说道:“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42∶6)当以赛亚看见耶和华的荣光,听见撒拉弗呼喊:“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时,他就说:“祸哉,我灭亡了。”保罗在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并听见人不可说的事之后,他说自己“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林后12∶2-4;弗3∶8)那曾仆倒在天使脚前,象死了一样的,乃是那靠着耶稣胸膛并看到他荣耀的蒙爱的约翰。(见启1∶17)

 

  凡行在髑髅地十字架阴影之下的人不能有自高的表现,或夸口说自己已经脱离了罪。他们觉悟到:那使上帝的儿子惨痛以致心碎的,乃是他们的罪,这种认识必使他深为自卑。那些生活与耶稣最亲近的人最能看清楚血肉之体的脆弱和邪恶,而且他们唯一的希望乃是倚仗那钉死而复活之救主的功劳。

 

  现代在基督教界得势的“成圣”带有一种自高自大和轻看上帝律法的精神,这就证明它是与《圣经》的宗教毫无相干的。维护这种谬论的人教训人说,成圣乃是一种立时成功的工作,他们只要有信心,就能达到完全圣洁的地步。他们说:“只要相信,这福气就是你的。”他们以为接受这恩典的人就不需要作进一步的努力了。同时,他们否定上帝律法的权威,力主自己已经摆脱了一切遵守诫命的义务。其实人若与那表现上帝性质和旨意,并显明什么是他所喜悦之事的原则不协调,又怎能成为圣洁而与上帝的旨意和品德相符呢?

 

  世人都愿望一种容易的宗教,不愿作任何努力,不愿克己,不愿与世俗愚妄的事断绝,这就使那主张单靠信心的说法成为一种很流行的道理;但是上帝的圣言是怎样说呢?使徒雅各说:“我的弟兄们,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心,却没有行为,有什么益处呢?这信心能救他么?…虚浮的人啊,你愿意知道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么?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把他儿子以撒献在坛上,岂不是因行为称义么?可见信心是与他的行为并行,而且信心因着行为才得成全;…这样看来,人称义是因着行为,不是单因着信。”(雅2∶14-24)

 

  《圣经》的见证反对这种单靠信心而没有行为的迷惑人的道理。单想领受上天的恩典而不肯履行蒙恩的条件的心理决不是信心,而是僭越自恃的心;因为真正的信心是以《圣经》的应许和条件为基础的。

 

  不要自欺,不要相信任何人能故意违犯上帝律法中的一条而还能成为圣洁。人何时犯一个明知的罪,势必止息圣灵向人心作见证的声音,并且使自己与上帝隔绝。“违背律法就是罪。”“凡犯罪(违背律法)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约壹3∶6)约翰在他的书信中虽然那么充分地讲论爱心,但他毫不迟疑地揭露了那一班自称成圣却违犯上帝律法之人的真面目。“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凡遵守主道的,爱上帝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约壹2∶4,5)这可以测验每一个人的信仰表白。我们若不先用上帝在天上地下唯一圣洁的标准来衡量一个人,就不能以任何人为圣洁。如果人不觉得道德律法的重要,如果他们藐视轻忽上帝的训词,并破坏这些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又教训人这样行,那么,他们在上天看来将是不足尊重的,而我们也可以知道他们的主张是没有根据的。

 

  一个说自己没有罪的人,就此证明自己离圣洁很远。这是因为他对于上帝无限的纯洁和圣善,以及自己必须达到怎样的程度才能符合上帝的品德,没有正确的认识;一个人对于耶稣的纯洁和崇高美德,以及罪恶的毒害与邪恶,既没有正确的认识,所以他才会看自己为圣洁。他与基督之间的距离越远,他对于上帝品德和律例的认识越狭,他就要在自己眼中越显为义。

 

  《圣经》所提的成圣,乃包括整个人。灵、魂、与身子。保罗曾为帖撒罗尼迦人祈求,愿他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前5∶23)他又写信给信徒说:“所以弟兄们,我以上帝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罗12∶1)在古代以色列的时候,一切奉献给上帝的祭牲必须详为查验。如果在所带来的祭牲身上发现任何残缺,就必拒绝不用;因为上帝已经命令,一切祭牲必须是“没有残疾”的。所以保罗嘱咐基督徒献上他们的身体,“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为要作到这一点,他们一切的能力都必须尽可能地保持着最健全的状态。任何足以减弱体力或智力的事,都会降低他为创造主服务的资格。我们若不把最好的献给上帝,他岂能悦纳呢?基督说:“你要尽心…爱主你的上帝。”凡是真正尽心爱上帝的人必渴望把他们一生最好的服务献给他,他们也必不断地追求使自己所有的力量都符合那些能增进他们的能力去遵行上帝旨意的定律。他们必不会因放纵食欲或情欲,以致减弱或污损他们所献给天父的祭物。

 

  彼得说:“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彼前2∶11)每一种罪性的放任都足以减弱人的能力,麻木他的心智和灵性的理解力,以致上帝的圣言和圣灵只能在他心中留下微薄的印象。保罗写信给哥林多的人说:“我们…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上帝,得以成圣。”(林后7∶1)他把“节制”列在圣灵的果子——“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之中。(加5∶22,23)

 

  虽然有这许多出于圣灵的劝戒,可是多少自命为基督徒的人因追求利得或崇拜时髦而减弱自己的力量啊!多少人因贪食醉酒和不正当的享乐而败坏自己那原来照上帝形象而创造的人格啊!同时教会不但没有加以谴责,反倒时常利用一些足以引起食欲,贪图利得,或爱好宴乐之心的方法来鼓励这些恶事,以便充实教会的财库,因为她若想单靠人们爱基督的心来充实经济,那是无济于事的。如果耶稣进入今日的教会,看到那些以宗教的名义来举行的宴会和买卖,他岂不要赶出那些污损教会的人,象他从前从圣殿里赶出兑换银钱的人一样么?

 

  使徒雅各说明那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的。如果他遇到那些用他们被烟草玷污的口称呼耶稣尊名的人,他们的呼吸和身体因烟草的臭味而致污浊,而且薰污了空气,使周围的人不得不吸收其毒素,——如果使徒与这种违反福音纯洁的行为接触,他岂不要痛斥它为“属地的,属情欲的,属鬼魔的”么?一些身为烟瘾之奴隶的人,竟自称有完全成圣的福乐,并谈论他们天国的盼望;但上帝的话说明“凡不洁净的,…总不得进那城。”(启21∶27)

 

  “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从上帝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上帝。”(林前6∶19,20)人的身子既是圣灵的殿,他就必不作一个有毒害之习惯的奴隶。他的才能都属于基督,因为基督是出了宝血的代价把他买来的。况且他的财产也是属于主的。他怎能浪费这受托的资本而算为无罪呢?自命为基督徒的人每年花费大量的资财在不但无益而且有害的放纵上,其他的人却因得不到生命之道而趋于沦亡。上帝在十分之一和供物上受了抢夺,而他们在放纵情欲的事上所消耗的金钱,比用在救助贫人或支援福音的工作上更多。如果一切自称跟从基督的人真是成圣的话,则他们的经济必不致花费在不必需或甚至有害的放纵上,却要交到主的府库中,而且基督徒就必立下一个节制,克己和牺牲的榜样。这样,他们才能成为世上的光。

 

  世人都沉溺于自私的放纵之中。“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控制了许多人的心。但是基督的门徒有更圣洁的使命。主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在上帝圣言的光照之下,我们可以说,人若不全然弃绝罪恶的追求和世俗的享乐,就不是真正的成圣。

 

  “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对于那些遵从以上条件的人,上帝的应许乃是:“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林后6∶17,18)在上帝的事上获得丰富的经验,这是每一个基督徒的特权和本分。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4∶18)人们每次凭着信心和顺从前进一步,他就必更进一步地接近“世界的光,”“在他毫无黑暗。”“公义日头”的赫赫光辉既照耀在上帝的仆人身上,他们就应当反照他的光辉。正如我们看见行星的光,就知道天上有一个大光,并知道它们的光是由他的荣耀而来的,照样,基督徒是要向世人显明,有一位上帝坐在宇宙的宝座上,他的品德是值得我们颂赞并效法的。他圣灵的美德和他品德的纯洁与圣善,必要在他的见证人身上显明出来。

 

  保罗写给歌罗西人的书信中曾说明上帝赐给他儿女的丰富恩典。他说:我们“为你们不住地祷告祈求,愿你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上帝的旨意,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地多知道上帝;照他荣耀的权能,得以在各样的力上加力,好叫你们凡事欢欢喜喜地忍耐宽容。”(西1∶9-11)

 

  他又写信给以弗所的弟兄,希望他们能明白基督徒崇高的特权。他用意义最广泛的言辞把他们作为至高者的儿女所可以承受的奇妙能力和知识展开在他们面前。他们是可以“借着他的灵,”使“心里的力量刚强起来,”并使“爱心有根有基,”“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并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当使徒祈求“叫上帝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你们”时,他的祷告就到了人所能获得之特权的最高峰了。(见弗3∶16-19)

 

  这里显明我们履行了天父的条件之后,借着信靠他的应许所能有的伟大成就。借着基督的功劳,我们就可以临近那无限权能者的宝座。因“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罗8∶32)天父赐圣灵给他的儿子是没有限量的,所以我们也可以分享它的丰盛。耶稣说:“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他的人吗?”(路11∶13)“你们若奉我的名求什么,我必成就。”“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14∶14;16∶24)

 

  基督徒的生活固然要以谦卑为特征,但他却不该表示愁眉苦脸和自暴自弃的态度。每一个人都有特权,可以度一种蒙上帝悦纳并赐福的生活。天父的旨意并不是要我们永远处在罪责和黑暗的状况之下。一个人若是天天垂头丧气,时时刻刻想到自己,这并不是真正谦卑的表现。我们尽可来就耶稣,得蒙洁净,无羞无愧地站在律法面前。“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罗8∶1)

 

  亚当堕落的儿子得以借着耶稣而成为“上帝的儿子。”“因那使人成圣的和那些得以成圣的,都是出于一,所以他称他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来2∶11)基督徒的生活应当是信心的生活,得胜的生活,和在上帝里面喜乐的生活。“因为凡从上帝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壹5∶4)上帝的仆人尼希米说得好;“因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尼8∶11)保罗说:“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上帝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腓4∶4;帖前5∶16-18)

 

  这就是《圣经》所显示悔改和成圣的果子;而且正因上帝律法所标榜的公义大原则被基督教界所如此漠视,这些果子才是那么稀少。往年的奋兴所显示圣灵深刻而实在的工作在今日之所以不常看见,其原因就在于此。

 

  心理的定律是:我们所常注意的事物足以改变我们的性格。所以世人既忽略那彰显上帝品德之完全和圣洁的神圣律法,而被引去注意人的教训和理论,难怪教会中活泼的敬虔每况愈下呢?耶和华说:“我的百姓…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3)

 

  “不从恶人的计谋,…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象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诗1∶1-3)惟有把上帝的律法恢复到它应有的地位,才能在那些自命为他子民的人中恢复原始教会的信心和敬虔。“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这样,你们心里必得安息。”(耶6∶16)

  

目录 前页 后页